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重生> 重生之王的傾城妃

更新時間:2020-03-06 21:56:26

重生之王的傾城妃 已完結

红运快三一定牛:重生之王的傾城妃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小七涼 分類:重生 主角:君墨初,慕長歌

小說主人公是君墨初慕長歌的小說叫做《重生之王的傾城妃》,本小說的作者是小七涼所編寫的重生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21世紀的王牌特工慕長歌異界重生,一朝穿越到一個未知的古時代,還成了丞相府的嫡女!本想做個安逸的閨中女子,無奈亂世動蕩,為保全自己與相府,重操舊業,不巧遇到腹黑且冰冷的君墨初,他進她退,他再進卻不允許她再退。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在他布下愛的陷阱里步步淪陷!愛到深處卻發現身中情蠱!情蠱乃極其殘忍之蠱,中蠱之人動情便會日日遭噬心之痛,愛到最后的他會如何抉擇!他能否破蠱重愛,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當本殿下是什么?”君墨初上前抓住慕長歌的胳膊,將她從門外拽了回來,慕長歌被拽了個猝不及防猛得向后倒去,這時君墨初見慕長歌快要摔倒,用力將她拉進自己懷里,殊不知心急用力過大,他被慕長歌撞到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這一摔不要緊,要緊的是慕長歌的唇不偏不倚正吻在君墨初的嘴唇上,四目相對,滿眼笑意和滿眼慌亂!慕長歌快速翻身而下,眼里盡是不知所措,君墨初不緊不慢的坐了起來“原來我在歌兒心中是這般”說著似回味般摸著自己的唇。

慕長歌懊惱的說道“只是一個吻而已,我們那邊對誰都可以”說完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嘴唇,兩世的初吻,卻被他占了便宜,想想都覺得虧。

“你們那邊是什么?”君墨初眼帶笑意卻不達眼底,讓人覺得有些發冷。

“沒什么!我是在書上看到的,說一個地方接吻是人和人之間的禮儀!所以殿下一個吻而已別太在意!好了,我現在沒興趣看什么美男了,留到宴會上看!借你的chuang讓我休息一下”說著便起身走向房間里唯一一張chuang,又是踢踏兩下,鞋子飛了出去,毫無形象的趴在chuang上?;乖詰厴獻諾木醪喚α順隼?,搖了搖頭起身順了順衣服,看著chuang上已經呼呼大睡的慕長歌出神“知不知道本殿下的chuang可不是誰都能睡的,既然你要睡以后本殿下的chuang都給你睡!此生也就你了!”想到此處忽然生出幾分惆悵,轉身看著墻上的畫“母妃,不管以后的路如何,我都會盡全力去?;ず盟?,此生就她一人也就足矣!不會讓她重蹈你的路!”

“我的初吻!嗚嗚”這時慕長歌無意識的翻了個身嘴里嘟囔著“我的初吻”

君墨初走到chuang邊,低頭看著皺著眉頭的慕長歌“初吻嗎!”隨即低頭吻上了慕長歌的唇“賠給你了”心情大好的君墨初躺在慕長歌空出來的一邊,伸手將慕長歌的頭挪到自己的胳膊上,不料慕長歌竟往君墨初懷里蹭了蹭,還摟住他的腰,又沉沉的睡去,君墨初滿意的嘴角上揚!

不知睡過了多久,慕長歌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在君墨初的懷里,過分的是自己像八爪魚一般纏在他的身上,看著君墨初緊閉著眼睛,慕長歌輕手輕腳的,將自己脫離了君墨初“造孽??!我做了什么,他怎么在我chuang上”

慕長歌像逃一般飛快走出房門,君墨初不知什么時候醒來,看著慕長歌慌亂逃走的背影嘴角揚起戲虐般的笑。

此時門外響起八皇子君墨池的聲音“七嫂!你怎么在這?”

“嗯!睡覺!”慕長歌順了順頭發,理了理衣服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那么心虛!“沒什么事我先走了”說著便越過君墨池往外走去!

“嗯,七嫂幸苦了”君墨池莫名的來了一句

“嗯?什么?”慕長歌莫名奇妙

“沒事!七嫂你要走就走吧!我進去找七哥聊聊”君墨池態度異常艾1魅

“七哥!厲害呀你!這么快就搞定七嫂了”待君墨池進到房間君墨初已經坐在桌子旁,淡定的喝著茶,聽到君墨池的話,除了滿臉笑意卻不做聲。

“七哥,說說你怎么把七嫂騙到手的”看著君墨初默不作聲,君墨池不依不饒追問道。

君墨初突然起身向外走去“七哥,你去哪?我**還沒坐穩,你就走了”君墨池在后面急的大喊。

“那凳子送你了,搬去你的瑞王府好好坐”以為聽不到回答了,莫不想君墨初說了一句讓人險些吐血的話。

慕長歌從忘憂殿出來,兜兜轉轉,就是不知道去宮宴的路,這時慕長歌看到前面亭子里有人,就急忙走過去“你好,你知道去宮宴的路嗎?”

那個人一襲白衣背對著慕長歌,聞言并沒有回答

不理我!可這又沒有別人,慕長歌又說“帥哥!幫個忙,指個路”

“慕小姐,你缺個帶路人你應該讓七皇子幫你配個,跑到這打擾別人休息,很糟的”那人轉過身來一頓控訴。

“我當是誰呢,蘇將軍!身為禁軍統領卻在這睡大覺,是不是有些失職呢?”

“慕小姐是在替七皇子問在下的罪么!”蘇虞輕佻一笑。

“難道蘇將軍不該如此嗎?今日宴會不僅有圣天的重要人物,還有各國的王爺太子的,若有個閃失蘇將軍怕是萬死也難辭其糾吧!”慕長歌也不著急走了,進了亭子坐在石凳上,近日京城里突然涌入大量難民,這難民來得突然,不得不防!雖說這些事情自己并不用擔心,但是有什么事情,丞相爹總是沖到最前面的,為了丞相爹這事就管定了。

“我蘇虞做自己該做的,像那些我無法控制的事情,就算我再有心也無力!但是慕小姐,你有心勸我,不如勸七皇子進朝堂,身為圣天的臣子就該為這圣天的百姓做些事情”蘇虞意味深長的說著,好似對自己說又好像對慕長歌說。

“蘇將軍,這圣天不管是百姓和朝中事,并不是七皇子能左右的,七皇子只是不愿參與權謀和那些污穢之事,并沒有置身事外,三年前的邊關之亂,你以為就憑段亭晚一己之力能平得了亂?去年的河洲水災,你以為是八皇子治理有方?今年年初北長縣的雪災你以為是三皇子臨危不亂,不顧國本開倉濟民嗎?蘇虞蘇將軍你想過嗎?事情只是你看到的這么簡單?”

聽到慕長歌有心提點,蘇虞才恍然大悟“是蘇虞小人之心了!抱歉”

“蘇將軍,七皇子雖冰冷無情,卻也是對事對人,宮里的安全......”既然今日宮中會有事發生,能用的人能用則用,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慕小姐放心,蘇某人定會盡職盡責”蘇虞必恭必敬的抱拳行禮。

看著蘇虞離去的背影,突然覺得他變得不再那么弱不經風,而是異常的堅毅!

“你對我倒是很了解?看來我在你的心里很重要”身后傳來一句戲虐的聲音!

慕長歌轉過身,看著不知什么時候站在身后的君墨初,看著他似笑非笑的眼“了解,談不上!有用的情報我自會留意一些,希望殿下顧全大局,別讓家父卷入不必要的紛爭中”

“大局!顧大局的不應該是你?“滅世”現在被你訓練的不錯!如果別有所用也是會成事的”君墨初眼神犀利的看著慕長歌。

他竟然知道我在訓練“滅世”他怎么知道的?在軍隊里從來沒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慕長歌眼神復雜的看著君墨初,難道做什么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他的勢力到底有多大?想到此處慕長歌掩下心中的驚慌,坦蕩的回望著君墨初“殿下!我只是想為圣天盡一點薄力,并無其他想法,“滅世”是為圣天而存在的,還望殿下不要誤會”

看著慕長歌眼神變幻,君墨初忍俊不禁,這個小女人果然有意思!不經逗!就不動聲色的點點頭“嗯,我知道!走吧!你不是要看美男?今天圣天乃至四國的男子都會盛裝出席,你定會眼花繚亂,不過你只能看我!”說完看著慕長歌,想看她是什么表情,失望的是,慕長歌的臉上換上了如初見的冷漠!頓時覺得無力!

兩人并肩向宴會走去!各懷心事!一路無言!

“七皇子到!慕小姐到!”一聲尖細的嗓音響起,宴會上已到的人都紛紛看向來人!

只見兩人同是白衣,一個容貌傾世如畫,漂亮的宛若仙人一般,一個卓爾不群英俊無匹,天生一副君臨天下王者氣勢,不自覺給人一種很壓迫的感覺,兩人站在一起宛若璧人,眾人無不驚嘆!

巧的是兩人的位置安排在一起,慕長歌看著已經坐下的君墨初有些遲疑,感覺好像有人故意為之一樣,正當慕長歌糾結要不要去坐冷不丁的傳來一句讓慕長歌快要吐血的話“為夫渴了!夫人可否斟一杯酒”

這畫風,讓眾人有些適應不了!明明前一秒的帥氣十足,現在這樣卻像極了小丈夫,大家都不由的看向兩人。

“好”慕長歌拿起酒壺將酒杯倒滿,不過慕長歌沒有停止,酒已經溢出酒杯流到桌子上,順著桌子滴到了君墨初那白色錦袍上,慕長歌也沒有停止,周圍的人本想看看兩人如何恩愛的,可這!難道吵架了,還是?在圣天怕是沒有人敢這樣對君墨初,一般人很難近身七皇子,別說讓他當眾出丑了。

看著被酒淋濕了的錦袍,君墨初抓住慕長歌正在倒酒的手,慕長歌抬眼便撞進一抹深色的漩渦,深的快要將慕長歌吸了進去,本想戲弄他的心情一下就沒有了,重重的放下酒壺,一**坐在他的旁邊。

突然,君墨初附在慕長歌的耳邊說“我可以允許你看別的男人,只要你心里想我就行!”唇有意無意的碰觸讓慕長歌的耳朵紅到了耳根,看著慕長歌的反應,君墨初心情大好的端起桌上的酒一飲而盡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
  2. 靈異言情
  3. 穿越王妃
  4. 日久生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