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重生> 浴火重生:傾世腹黑狂妃

更新時間:2020-03-06 21:04:15

浴火重生:傾世腹黑狂妃 已完結

红运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浴火重生:傾世腹黑狂妃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書妻 分類:重生 主角:段懷文,司徒玉兒

浴火重生:傾世腹黑狂妃,浴火重生:傾世腹黑狂妃免費讀,段懷文司徒玉兒,“她送人來,我就一定要嗎?嫡母要重修『瓊琚苑』,怎么重修、用什么人,我自有主意。”...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肅風堂』前響起一片肅殺悶重的杖刑聲,每一次杖落,不只打在那二十七個人身上,也狠狠打在所有『相國府』下人心中。

整個『肅風堂』前渲染著一股吊詭的寂靜,被行刑的奴才因為嘴被堵著,只能配合杖落的聲音,發出“嗚嗚”的悶聲。

堂前坐著四個主子,是的,四個。司徒雄、鳳柔敏、司徒心樂,以及二小姐司徒玉兒;老夫人因為年紀大不忍看殺生,由張嬤嬤陪著,在佛堂齋戒禮佛。

司徒雄一臉漠然,二十七個jian奴生命可以換得祁王息怒,十分劃算。

司徒心樂攢著丫頭朱兒的手,閉緊眼睛不敢看紅兒和碧兒;她們投向她悲戚的求救眼神,凄厲地嚇人。

鳳柔敏一臉木然,今天是回不了鳳家了,她決定明天回去,也更堅定她扶持太子段懷文的決心。

所有司徒相國府的下人,全被叫來圍觀這二十七個劣奴杖斃之刑。他們有的暗自竊喜、有的心存僥幸;有的滿心感嘆,也有人興起兔死狐悲之慨。

但不管如何,他們明白『相國府』的風向已經產生了變化;許多人悄悄將視線瞄向端坐在司徒心樂身邊的二小姐,她在四人當中年紀最小,但她淡靜從容、氣定神閑,渾身充滿不容褻瀆的威儀,是四人當中最不容忽視的。

他們忽然認清一件事,這相國府,還有一個主子,沒有人可以漠視欺凌、更不能任意踐踏;誰再視她如草芥,她就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攙扶司徒玉兒回到『瓊琚苑』,月蓉看著二十七個劣奴杖斃,雖然殘忍,但一想到小姐和她這十幾年過的日子,就寬心了,還一路直呼大快人心!

她憤恨地說:“哼,這些人平時欺壓弱小、助紂為虐,小姐和我、李嬤嬤這些年可沒少受他們欺負,他們都是罪有應得,死得好!”

司徒玉兒輕笑一聲,坐了一上午大半個時辰,背部疼死了!云倩馬上扶她上榻:“小姐傷口疼嗎?”

月蓉一聽,馬上緊張跑來:“小姐,看了那么多血腥,一定不舒服。傷口疼不疼?奴婢再替您上藥?!?/p>

司徒玉兒搖搖頭,血腥的場面她上輩子看的還會少?

政治這條路自古就是由鮮血灌溉,白骨鋪就而成。

玉兒不禁感嘆,自己上輩子是為誰辛苦為誰忙?用心擘劃、苦心經營,結果鋪就段懷文的帝王路,上面灑的是她的鮮血、鋪的也是她自己與兩個孩子的尸骨……

“小姐?小姐?”月蓉有些擔心地摸了摸司徒玉兒的額頭:“還好沒發熱?!?/p>

“我沒事,只是有些感慨而已?!彼祥?,讓云倩幫她寬衣:“月蓉,妳去提膳,云倩幫我上藥?!?/p>

“哎?!痹氯賾α艘簧?,提醒云倩:“小心伺候?!北慍鋈チ?。

云倩解開司徒玉兒的衣裳,傷口愈合的很好,仔細擦拭后,便小心翼翼在她背上擦藥:“小姐主動出擊,是趁機清理門戶?”

司徒玉兒趴在chuang上,露出淺淺微笑:“妳倒是看的清楚。鳳柔敏有鳳家當靠山,少了這些爪牙,還可以再補,她不會痛太久的。我不過是趁機拔掉她在我院里的人,看了礙眼,順便立威?!?/p>

“只是經過今天這一場,那對母女怕是要恨死小姐了?!?/p>

“沒經過這一場,她們就不恨我了?反正有人跟我說天塌下來,有他頂著,我自然不用擔心?!庇鋅可交共豢?,那是笨**好嗎?

“那如果她們又塞人進來……”

“她送人來,我就一定要嗎?嫡母要重修『瓊琚苑』,怎么重修、用什么人,我自有主意?!?/p>

就像今天,如果她不主動遞出名單,鳳柔敏一定隨便杖斃三五個不中用的奴才,這么不痛不癢,怎么對得起祁王今天的賣力演出?

“今天效果挺好的,等等月蓉提膳來,咱們的伙食,應該不差?!蹦切┫氯絲墑僑司?,經過今天上午,誰還敢輕怠『瓊琚苑』?

上完藥,司徒玉兒穿好衣服,月蓉也提膳來了。

果然,以前兩個菜、一個清湯;現在兩道青菜、一盤糖醋雞肉、一尾清蒸魚,湯是新挖的竹筍,還有一小盤水果,一看就令人食指大動。

月蓉幫司徒玉兒布菜時,眼眶泛紅,都快哭了!玉兒笑她,有這么感動嗎?

吃完后,月蓉收拾下去,她把云倩留在屋里,讓月蓉在門外守著:“云倩,妳與丹城云家是什么關系?”

云倩一聽大吃一驚,立即跪下,面容驚恐:“小姐!”

司徒玉兒輕嘆一口氣:“起來吧!如果我要害妳,昨天我就將妳交給祁王了?!?/p>

“謝小姐護衛之恩!”云倩磕頭,仍跪著不愿起身。

“云揚將軍是妳什么人?”她那身武藝,豈是尋常人家?

云倩聞言淚流滿面:“是家父。小姐,云家是無辜的,云家真的沒有造反?!?/p>

“我知道,快起來?!?/p>

司徒玉兒回想上一世,云家是丹城著名世家,相傳是火神祝融的后代,祖傳著深奧兵法與高深武藝;其祖父云崇禮是南漠第一個文武狀元,深獲先帝重用,和鳳柔敏的父親鳳書雷當年可說是南漠的兩大門神。

南漠水澤沃土、地靈人杰,物產豐富、經濟活絡。因此三面鄰國東陵、北周與西戎虎視眈眈,總是牧馬帶兵來犯。東陵因為鳳書雷而不敢進犯,北周鐵騎則因為有云崇禮而不敢南下牧馬。

南漠建國初期,靠這兩位將軍,百姓才得以安生。

這兩位更是后繼有人,奉浩天和云揚分別繼承兩人衣缽,驍勇善戰、有勇有謀,鳳家軍和云家鐵騎成為南漠的銅墻鐵壁,確保南漠百姓近五十年安康。

南漠的軍權除了皇帝,幾乎都掌握在這兩家手中,要不是去年祁王段元辰異軍突起,讓皇家扳回一些顏面和拿回一些權力,鳳家和云家隨便抖抖腳,京城都要晃個兩下。

然而兩年前,威遠侯鳳書雷聲稱掌握云家通敵叛國證據,皇帝震怒,鳳書雷帶兵滅云氏一門;男丁全殺、女子入奴籍,但云氏女輩巾幗不讓須眉,全數自刎,三十萬云家鐵騎收入國軍,但有部分將領曲折投入了鳳家軍。

一代英門就此湮滅……

上輩子的記憶中,玉兒記得自己二十二歲,無意查探到云家并沒有完全滅門,而是在丹城深山里,藏有一支秘密軍隊,她將這個消息告訴段懷文,讓他招安;卻被鳳書雷先下手為強,云家鐵騎,全軍覆沒,皇帝更因此封鳳書雷為威遠公。

等到段懷文即位,玉兒得以窺探皇家檔案,才發現云家之滅,乃是鳳書雷一手策劃,皇帝則是幫兇;功高震主也震同僚,他們都想瓜分云家軍權……

司徒玉兒看著跪地哭泣的云倩。她想著,老天爺為什么讓她再活一次?除了報仇雪恨,是不是也能阻止一些悲劇發生?

她扶起云倩,讓她坐在自己面前,眼神是從未有過的嚴肅:“云倩,妳信我嗎?”

“小姐,我信。云倩一輩子跟著小姐?!庇鍥謊嫌辛?。

司徒玉兒慧黠一笑:“云倩,雖然妳服侍得很好,但妳當婢女太可惜了?!彼捻羽ń噯繚?,臉龐圣潔得如同玉山神女:“我幫妳重振云家聲威,把丹城里那支軍隊交給我吧!”

“小、小姐!”云倩震驚地站了起來,椅子倒了都不自知。

司徒玉兒起身握住她的手,精致的臉蛋揚著令人炫惑的自信:“好好跟著我,我讓妳成為南漠第一個女將軍?!?/p>

晚上,司徒玉兒有些燒,背部傷口還好,可能是早上太興奮、下午則和云倩討論了云家軍的事,讓兩個女子都激動到不行!

司徒府的下人經過早上的震撼教育,除非傳喚,沒有人敢靠近『瓊琚苑』,所以也沒人敢偷聽。否則他們會聽到兩個十三、十四歲的少女,談的居然是一支軍隊接下來的訓練……

至于月蓉,經過這幾天,她對自己主子是無條件崇拜,膽子也愈練愈大;加上有祁王當靠山,她就覺得自己的小姐無所不能!

司徒玉兒上輩子為了幫段懷文上位,啃了不少兵書、更陪著打了不少仗;云倩則是家學淵源,從小耳濡目染,但她還是震懾于司徒玉兒對兵法的嫻熟;幾乎覺得這個粉雕玉琢的荳蔻少女,她行軍作戰的本領,并不亞于父親云揚。

云倩心里對司徒玉兒不但佩服,也決定對她更加忠誠。

興奮聊了一下午,玉兒晚上又大筆一揮,把『瓊琚苑』的整修圖畫好,讓月蓉交去給鳳柔敏;鳳柔敏表面不動聲色,但肚子里腸子可是斷的一截一截。

這累一天下來,額頭就微微燒了起來。

司徒玉兒喝了藥,洗漱后讓月蓉和云倩上藥,便只著**,趴睡在chuang榻上。

她沒有讓婢女守門的習慣,所以,當段元辰翻墻進入她的寢房,看到的就是司徒玉兒輾轉反轍、睡不安穩的模樣。

一個翻身,雙頰泛紅、輕顰秀眉的玉質美人,*前粉色**上的海棠花,瞬間映入段元辰的眼簾……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
  2. 靈異言情
  3. 穿越女強
  4. 熱血爽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