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仙俠> 墨映錦妝擾君心

更新時間:2020-02-25 11:10:51

墨映錦妝擾君心 已完結

红运快三计划群可靠吗:墨映錦妝擾君心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張這這 分類:仙俠 主角:洛煌,錦妝

熱門小說《墨映錦妝擾君心》主角洛煌,錦妝,是張這這最新完結的仙俠小說,洛煌,錦妝小說講述了有記載:萬物初有靈,靈納日月精華,誕妖靈。被封元神,失了記憶,附靈在不受待見的庶女身上,錦妝也是夠了?;姑換汗?,又被嫡母送去替嫁,說好聽了是替嫁,其實是替死。新婚之夜,夫君顯原型,俊美妖艷的郎君一下子變成甩著兩條尾巴的妖怪。錦妝怕怕,可是卻一點都不妨礙夫君將她吃干抹凈。錦妝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購?,還好。“娘子,你肚子里揣著我的娃這是要去哪?”洛煌不樂意了,抓著她不肯放手。于是,錦妝只得斗嫡母,拔蓮花,滅小三……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那怎么會,只是主君盛名,即便是我父親母親,也是不敢罔逆的?!苯踝彼檔?,心下想著出門時候,大夫人的威脅。如今自己已經是難逃一死了,怎好害了母親。索性豁了出去?!罷餉此?,你不是心甘情愿的?”洛煌說,聲音里的怒意,錦妝到是聽了個真切?!爸骶⑴?,奴是心甘情愿的嫁給主君的?!苯踝備轄艚饈??!靶母是樵??”洛煌看著她,有意為難的說道:“到是看不出你的誠意來?!薄爸骶?,您要奴如何便如何就是了?!苯踝彼?。表情確是一副大義凜然的赴死模樣。錦妝那張嬌艷的小臉上配上那副表情,到是有趣的很,就連洛煌,也是差點忍不住發笑了。只是好笑歸好笑,洛煌抬頭看看天上的月,馬上就要滿了。他每隔個把月,就會顯現真身一次,之前的新娘,嫁過來各個都死了,只是不是被他吃掉的,而是被他的真身嚇死的。不過,無所謂,對于洛煌來說,結果都是一樣的。洛煌的表情細微的有些變換,他已經感覺到自己身體中的那股子力量了。他的腿開始變的有些癢……夜色正濃,那俊美的玄衣男子,忽然,生出了巨大的尾巴,類似蛇一樣的尾巴。錦妝眼前的男人上一刻還跟自己說著話,忽的一瞬間,便紅了眸子。那血染了一樣的眼睛里的冰冷,讓錦妝不自覺的顫抖著,她怕,她真的怕。然后……錦妝看到了一條巨大,不,還不是一條,是兩條巨大的尾巴長在了這個俊美男子的身上!他的眼中充滿著**一樣的,身體稍微朝著前面一傾,下邊半、身的尾巴就跟著朝前挪動幾分。錦妝的心忐忑的就要炸裂了一樣,可是她居然有點走神的想,自己怎么沒有被嚇死。同樣的疑問,在她面前的洛煌也是有的。按照常理,見到他這個樣子的女人,多半已經應該嚇的魂飛魄散了吧?!爸骶巧瞎派袷蕖室擰??”錦妝開口說:“原以為《山海經》里的描述的那些都是……原來都是真的?!彼納粼嚼叢叫?,這話像是在問眼前的洛煌,可是更像是自言自語?!渡膠>分性鍬脊庋恢稚袷?,有蛇一首兩身,名曰肥遺。見則其國大旱。錦妝有點詫異,她怎么會知道這書的?她不曾記得自己看過什么《山海經》,現在,錦妝更想知道自己是誰!洛煌見她走神,更是為之一驚。現在這個狀況,這個女人還能走神?洛煌對錦妝越發的感興趣了,僅僅一瞬之間,洛煌到是想要留著這女人的命,想要看看她還能給自己什么樣的驚喜?可是,肥遺是什么?這名字如此不雅,洛煌有些不喜。洛煌并未回答錦妝的話,只是挪著自己這半身人半身蛇的身子向前,拉了錦妝的衣袖,將她拽進了自己的懷里。被洛煌這樣一拽,錦妝這下子到是抖的更加厲害了。即便是顫抖著,錦妝還是感到了一副冰涼柔然的唇貼在了自己的唇上。那芯子一樣的舌、頭吐出來,伸進了她的口中。錦妝的腦子里忽然有了一幅畫面。蛇妖吃人的時候往往都是**著,然后將那帶著毒的芯子探入獵物的肚腹之中……再然后,吃干抹凈,連點骨頭渣子也是剩不下的??墑悄翹醪話卜值納?,不過是隨意的探索了一番,就退了出去?!澳閿心詰??”洛煌忽然松開了錦妝,一臉詫異的看著她問:“你到底是誰?”錦妝都要給洛煌叫好了,因為此時,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誰,這個問題,她真的沒辦法回答他。洛煌看錦妝不說話,一臉茫然。陰沉著臉說道:“也好,既你不是凡俗之人,我也就不必避諱與你行周公之禮了!”“啊……”錦妝還未反應過來,身上的衣衫,就被洛煌揮了一下,隨意的揮去了。許是太過緊張了,不知道哪里發生了變化。錦妝的眉間忽然閃現出一個花形印記。顯然,那印記雖然不過是一閃即逝,但是洛煌還是看到了。那花,分明是一朵“異香”。異香,艷麗妖、嬈,其貌猗猗。倒排雙陸,異麗夭夭,所念靡靡。異香,倒排雙陸子,希插碧芽籌。異香,還有一俗名,為:罌粟。洛煌猜想,這錦妝多半是個花妖。許是修煉不精,歷經凡塵,被封了心神,也封了記憶而已。不過,無妨的。洛煌不再糾結,扯她在身下。這綺麗的夜晚,燈影晃動。人影綽綽,卻是大好歡愉景色。雷家。后院的柴房里,只有沉夕一人。大夫人說,這是喜事,不許哭的??墑淺料χ?,錦妝此去替嫁,多半是替命去的,哪里是什么喜事兒。此時,不知道錦妝是不是已經……沉夕有點不敢想下去了,作為一個母親,她是失敗的。卑jian的身份,為何還要耐著生下孩子?主君曾經的寵愛,終究是隨著時間和大夫人的打壓已經被揮霍的蕩然無存。如今的她,保全不了自己,還連累了自己的女兒:錦妝。沉夕伏在那柴草之上……昏昏沉沉,卻是不知,這柴房門外,大夫人早就命人鎖了門,灑了油,點了火!沉夕被嗆的醒了。滿眼是肆虐的火光,她怕的不行,可是心里也是明白,大夫人原本就容不得她們母女二人,如今,騙著錦妝“替了命”,來取她的性命更是沒有半點后顧之憂了。沉夕知道,這是自己最后的歸宿了。只是,臨死之時,沉夕心中的怨念,如同沸水一般跳躍。那張絕美的容顏之上,表情忽的猙獰起來。沉夕雙手奉天,深深一拜。起身再拜。三拜之后沉夕對著這滿室的火光大聲說道:“我以我命,我以我血,我以我魂在此起誓,我愿化作知終,不息、不語、不滅,皆遂。定要再生復仇?!被鴯庹ㄆ稹醇皇鴯庾蘊於?,將沉夕緊緊的圍住。那金光鍍在沉夕身上,此時,沉夕化作:雍。那火燒了一夜。熊熊冉冉。清晨時候,火滅了,卻見一冷色少女從中走出,身下騎著九色鹿,飛奔上天!

猜你喜歡

  1. 穿越女強
  2. 仙俠小說
  3. 娛樂圈寵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