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異能> 悲慘少年

更新時間:2020-02-24 15:35:35

悲慘少年 已完結

红运快三官网软件:悲慘少年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懶蟲的蟲 分類:異能 主角:陸展,佚名

小說主人公是陸展佚名的書名叫《悲慘少年》,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懶蟲的蟲所編寫的異能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他嘩地飛了起來,盡管他知道是司命帶著他在飛。血從傷口處源源不斷流出來,陸展不是莊無寰,在這圣地,他用不了自己的靈氣。.........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難道莊無寰已經不在他的身體里了?!陸展試著站起來,可是一把冰棱已經看看地抵他的%.口!

天神正冷冷地看著他:“你想殺我,我知道?!?/p>

陸展真的不知道如何和天神解釋這個誤會,同時心里又恨急了莊無寰怎么會在這個時候消失呢?這個人,也太不靠譜了!

“但是,我決定還是不要被你殺掉的比較好?!彼低?,那一根冰棱暴漲,都沒有來得及給陸展說話的機會,冰棱就直戳到陸展的%.口中去了。

陸展張口噴出一口血來。本來一直很靦腆的司命,此時也冷冷冷地看著陸展。

陸展哐當一聲倒在地上,還沒有完全到地的時候,那根冰棱又被抽了出去。

陸展真的很想說,我不是莊無寰,我陸展。但是他開不了口說話,一開口就是一口鮮血。

他倒在冷冰冰的地上,臉色驚懼,不敢相信自己在經歷的一切。

怎么會這樣?他就要死了么?

“司命,把扔了去?!碧焐窶淅淶廝盜蘇餉匆瘓浠?,轉身就走了。

陸展仿佛被一張黑色的幕布抱住了,看不到自己的四肢,也看不到周圍的景色。

他嘩地飛了起來,盡管他知道是司命帶著他在飛。血從傷口處源源不斷流出來,陸展不是莊無寰,在這圣地,他用不了自己的靈氣。

莊無寰就這么消失了,在最關鍵的時刻,可能是死了。他從未來趕回來,只是為了死一回么?要死自己死,還拖累了陸展。

陸展兩眼一抹黑,司命什么都沒說,一直帶著他飛。

陸展哆哆嗦嗦地哀求道:“帥哥,你饒我一命啊帥哥?!鋇撬久拖衩揮刑揭謊?。

在這個世界上,司命仿佛只能聽到一個人的聲音,一個人的命令。

不知道飛了多久,總之陸展也很疑惑為什么自己沒有死。冰冷刺骨的寒風撲在他的臉上,他覺得自己的傷口可能是凍住了,所以才沒有直接死掉。

現在是要到哪里去呢?陸展心里盤算,剛這樣想,忽然他都肩上一松,配合著陸展心里的一句:不會吧,他飛速掉落。

這是要摔死他!

殷遠醒過來的時候,一個小侍女開心得幾乎要叫出來。

殷遠還沒有來得及問是怎么回事呢,那個小侍女就跑了出去。

殷遠只記得自己為陸展做了一場問魂的法術。想到這里,殷遠就頭痛難忍,她記得昏迷之前似乎沒有找到陸展的靈魂。

陸展的靈魂去了哪里呢?

一次靈媒問魂之術消耗的靈氣極大,所以殷遠用過一次之后,就直接昏迷了,

找不到他的靈魂的話,也肯定找不到陸展現在身在何處。

殷遠也不等小侍女回來,直接去找陸友容。

在找陸友容的路上,他遇到了管家,管家見殷遠行色匆匆,便道:“殷小姐,不得了了,你快回去通知殷老爺子,陸家要變天了!”

殷遠小臉煞白,他不過是睡了一覺的功夫,到底發生了什么?

管家也急的不得了,話都不怎么說的利索,只能急的跺腳:“哎呀,我的大小姐誒,少爺出事了,天神震怒,一定要找到少爺!”

“什么?陸展怎么會和天神扯上關系?”殷遠越聽越糊涂,她的小手握成拳頭,不住顫抖。

這幾天的事情發展得有點快,殷遠有些跟不上了,陸展先是失蹤了,然后又得罪了天神?

這件事里,最可疑的就是,陸展是怎么離開自己的房間的?

那幾個帶陸展離開的人是誰?又為什么要帶他到天子山?

殷遠的家學淵博,她又是家里的重點培養對象,所以她對與天子山的事情,知道的要比陸展多的多。

天子山,位于賀國北部,乃是賀國與齊國的邊境。數百年來,兩國為了這座山頭打了無數次戰役。

但是沒有人敢真正地說這座山是自己的,因為這座山的主人是天神。當然,天下的主人都是天神。

天子山上有天神,這是不需要證明的事情,天神手下有六衛,沒過一段時間,天神就會更新自己的六衛,只有六道之中的佼佼者才有資格成為六衛。

但是天神從來不會面見世人,因為兩方征戰不斷,所以,幾百年前,天神下令,任何外人不可以進入天子山。

天子山附近有靈場籠罩,沒有人可以在這里使用自己的靈氣。

饒是這樣,兩國之間的仇怨還是結下了,但是天神坐鎮,也沒有人敢明目張膽地大肆發起戰爭。

除此以外,天神就不和任何人交流,也不管人間的疾苦。以無為治天下,愛死就死,愛活就活。

天神的存在混元大陸一直就是一個謎為什么會有天神,沒有人知道,天神的能力是什么,也沒有人知道。

但是老百姓心里對天神充滿了敬畏。尤其是巫師,每個巫師都以成為六衛為榮。陸展如果得罪了天神,那么換句話說,就是得罪了全天下的所有人了。

殷遠再也顧不得其他的,她匆匆跑回家,被事情和殷家長輩們說了一下,不等長輩們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就自己整理整理行李匆匆地上山了。

殷遠也不知道自己上山是要干什么,也許是去找陸展?她聽說天子山中陷阱重重,也不知道自己這一回去了,到底還能不能回來。

陸展眼前一抹黑,他猜自己大概是死了。

不過人死了大概是不會這么痛的,所以他八成是還沒死。

從那么高的地方摔下來,死沒死,都不是一個好結果。陸展猜自己大概是昏迷了,他發現他的**遠遠不如他的靈魂強大,難道是因為被莊無寰附身過,所以有了命魂和真魂的體制?

真魂他知道是什么,但是命魂是什么東西?

該死的,如果莊無寰那個小子這個時候在就好了,真是造孽,自己屁顛屁顛要上來殺天神,最后害的她陸展背黑鍋!

就在這個時候,陸展的黑暗視線中仿佛點起了一盞明燈。

這不是視線,是內視。有什么東西,在他的身體里亮了起來。

是一個人影。

陸展定睛一看,恨不得沖上去吃了他!這個人不是莊無寰還能是誰?!

莊無寰似乎受了很重的傷,坐在黑暗中一言不發。陸展想要沖過去打他,但是想想自己現在也不過就是一個靈魂,和他的命魂差太多了,就算了吧。

陸展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你說說你是圖什么?”

莊無寰歇了好一會兒:“不為什么,就是為了殺天神?!?/p>

“你和天神有多大仇啊,你殺他干什么?”陸展憤怒了,

一般的賀國居民對于天神那是充滿了崇敬之情,怎么可能會想要殺了天神呢?莊無寰的話在陸展聽來那就是大逆不道的!

但是莊無寰似乎很頹廢:“這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我現在和你是你也不會明白的。你放心,你不會死的。她讓司命把你扔到這里來,就是為了殺死我。你現在在的地方就是淵底……”

天子山陸展都知道得不是很清楚,更不要說淵底了。天子山在一般人的心里,那就是神界,怎么還會有一個家族住在這里呢?

陸展問道:“你說的這個淵底住著一個云家,那么云家是不是天神的神侍?世代服侍天神的那種?”

莊無寰無奈地搖搖頭:“不是,其實淵底和天神是死敵。當然我和你說了你也不會明白的。你這個時代的人不會知道天神到底是什么存在?!?/p>

陸展不由地想要咆哮,你不和我說,我就更不會知道了。

他的**反正也還沒有恢復,一直兩眼一抹黑,躺在冰冷的地上,躺著反正也是躺著。

看莊無寰的樣子,似乎是支撐不了多久了的。陸展索性把自己想要問的問題都問出來好了。

“那我問你,到底是誰要你來殺天神的?”

莊無寰搖搖頭:“你不會相信的。要*殺天神的,就是天神自己。我的命魂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過一會,云家就會有人來,我就會死?!?/p>

他說的很平靜,莊無寰應該算是已經經歷過一次死亡的人,大概已經沒有那種恐懼了。

這個時候,陸展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想法,他在這最后的時刻,想在這最后的時刻,問莊無寰一些和修煉無關的問題。

陸展問:“死亡,到底是怎么樣的?可怕嗎?”

在混元陸中的傳說,一個人如果不是枉死的話,都會進入太虛境內,獲得永生。

但是,即使這樣,每個人還是會害怕死亡。永生是那么**人的條件,為什么大家還是那么害怕死亡呢?

陸展不明白,即使是他曾經殘廢成了那樣,心里一點希望都沒有的時候,他還是害怕死亡。

莊無寰把自己的一部分命魂和靈識封印到了水晶里,在喚醒之前,對于莊無寰而言,就是死過一次了。

莊無寰也沒有想到陸展會問這個問題,他以為陸展總要在最后的時刻問他一些修煉功法的問題的。

莊無寰這回倒是嚴肅了起來,認真地回答道:“可怕?!?/p>

他說了這兩個字之后就不再說了。忽然陸展的耳邊似乎有人在輕聲呼喊他。

這呼喊聲非常地好聽,陸展覺得自己的靈魂越來越重,知道他的靈識都封閉起來,最后,他聽到莊無寰有些憂傷地說:“再見?!?/p>

猜你喜歡

  1. 都市異能
  2. 玄幻仙俠
  3. 熱血爽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