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重生> 侯爺就是口嫌體直

更新時間:2020-03-07 11:06:41

侯爺就是口嫌體直 已完結

红运快三大小三期必中:侯爺就是口嫌體直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十六 分類:重生 主角:長寧侯,趙瑾

《侯爺就是口嫌體直》作者是十六,男女主角是長寧侯,趙瑾的小說,侯爺就是口嫌體直講述了:在被烈火包圍的花轎中,趙瑾死在了嫁給青梅竹馬的那天。趙瑾在花轎中“一覺醒來”,入了洞房蓋頭一掀――趙瑾:臥槽?夫婿怎么變了?!大家閨秀突然重生成小家碧玉。這是一個大家閨秀重生成小家碧玉趙瑾和守身如玉二十年的騷包直男長寧侯吵吵嚷嚷最后過上了沒羞沒躁生活的故事。 展開

本書標簽: 輪回重生 腹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先不管明日是怎么個情形,得先安然度過今夜再說。

趙瑾嘗試著把他扶起來,卻發現這人看起來雖然顯瘦,分量卻是不怎么輕,人沒扶起來,倒是累得自己一身汗。后來索性把chuang上那大紅的被子鋪到地上,再勉強把人給扶到被子里,扯著被子的一角將人吭哧吭哧地拖進了書房。

趙瑾回到寢房,還生怕許郢半夜醒來摸回來,便找了把鎖子將連著書房和寢房的小門給鎖上。

屋內靜了下來,趙瑾才攤在chuang上,開始騰出腦子來回溯今日的事情。

其實她早就在許郢的話中發現了不對勁,她要嫁給楊重曦的日子,是二月初四,可為何在轎子中一覺醒來,便到了三月初三。

腦中突然跳進那輛被烈火包裹著的轎子,被一箭穿心的冰冷絕望仿佛又鋪天蓋地涌來。

她的軀體倒下,隨著大火一起化為灰燼。周圍都是刺耳的尖叫和慌亂的哭喊,火光遠處似乎有人的嘴角勾勒出冰冷的笑意,發了瘋一樣趕來的父親撲在殘骸邊失聲痛哭,圍觀著婚禮的百姓早已作鳥獸散。忽然有初春寒風卷過,將被利箭刺穿和被大火燒盡的她吹散。

她已經死了。

趙瑾猛然從chuang上坐起,汗水已經將單薄的中衣**,臉色白如紙片,下唇無知覺地被咬出了血跡。

外邊已是天光大亮,照得剛從噩夢中驚醒的人眼睛刺痛。chuang邊突然投下一大片陰影,男人笑帶譏嘲的語聲傳來:“昨夜算計了本侯,心虛得做噩夢了?”

趙瑾極其倦怠地抬手按住太陽穴,一夜的夢魘糾纏,本就疲累至極,被他這么一說,當下便冷冷刺了他一句:“侯爺小人行徑,還不許我算計自保了?”說完思緒才漸漸回籠,想起她如今已經不是可以在半個京城橫著走的趙瑾了。

她現在的身份是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沈碧玉,而沈碧玉,如今嫁給了長寧侯許郢。

長寧侯語氣不屑:“本侯要是想要一個女人,哪里用的著做什么小人行徑,只要本侯呼應一聲,滿京城半數貴女都要自薦枕席,你以為本侯稀罕你?哦,還有,夫人臉上這疹子倒是消得挺快,待會給母親敬茶,倒是避免了母親追問?!?/p>

許郢經過那迷藥助眠,一夜下來倒是恢復得甚好。今日他一身家??砼?,又恢復了那副風流公子的自大輕佻模樣。他一邊說著不屑于她,身體一邊前傾向她靠近,倒像是馴獸人逗弄小獸般樂此不疲。

趙瑾抬手一摸臉上,頓覺驚奇,不知這沈碧玉是什么體質,疹子說消就消了。

想起昨日二人并未同房,今日新婚第二日,按規矩還得去給婆母敬茶,萬一被人看出來她耍了計……

趙瑾拍了拍腦門,只覺得頭更疼了。

許郢見她滿臉苦惱,沒好氣地戳了她額頭一下:“愣什么呢,再不起來時辰就晚了?!?/p>

趙瑾趕緊起身洗漱。雖然她適才從夢中醒來不清不楚地和長寧侯杠了幾句,但如今清醒過來,就該自覺地夾著尾巴做人了。

收拾完畢,趙瑾便低眉順眼地跟著許郢走往壽和堂。

許郢走著走著突然有點不對勁,他不滿地朝后瞥了一眼,涼涼道:“本侯是娶了妻子,不是新收了個奴才?!?/p>

趙瑾臉上立馬掛上得體的笑容,挺起%膛快走兩步與他并肩,彎起唇角,眉眼溫婉:“侯爺說的是?!?/p>

許郢見她不過換了副姿態,轉眼間便像換了個人似的,嘴角忍不住被逗出笑意來,但未免這女人得意,瞬間又將那笑意壓下。

這女人還真是個寶貝。

他清了清嗓子,負手走在她身旁,下巴微抬:“你就沒有什么想問的?”

趙瑾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問什么?”

看在她剛才這么會逗趣兒的份上,他倒是不介意提醒一下:“新婦準備見婆母,難道你不想知道我母親為人如何?”

趙瑾見他這副就差在臉上寫滿“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訴你”的樣子,很想咧咧嘴角笑出來,但到底忍住了。她故作懵懂地將頭一歪,道:“不想啊?!?/p>

然后她便看到他故作高冷的面容上出現了一條裂縫。

見勢不妙,她趕緊補充道:“杜老夫人……母親的為人在京中素來為人稱道,我與她也有過幾面之緣,還算是有些了解?!?/p>

豈料許郢聽到這話臉色卻并無好轉,嘴上的話鋒突然也變了味道:“區區一個長史之女,你竟能和我母親有幾面之緣?看來本事不小?!?/p>

趙瑾身形一頓。

她父親是朝中三品大員,她作為大理寺卿的女兒,與京中大多數人家都有來往,與杜老夫人在宴席上見過幾次。那時杜老夫人還主動找了她說話,看起來極為和善。且京中但凡有些身份的人都知道,杜氏是老侯爺的繼室,卻從未苛待過許郢,并且在老侯爺去后以一人之力撐起了整個長寧侯府,直至許郢在朝廷嶄露頭角。

趙瑾本來就奇怪,能被圣旨賜婚給長寧侯的,身份應該不低,她好像在很久之前也隱隱聽聞“沈碧玉”這一號人物。

能夠入她耳朵的人物,家世更不會差。

怎么……竟然只是區區長史之女?

但好在不論她內心如何因為這一番自露馬腳的說辭翻江倒海,面上卻是仍舊裝的像模像樣,抬眼撞進他此時似乎淬了冰的笑眸中,她心下一驚。

許是危險的境況總能激發她的潛力,她飛快地轉著腦筋,下一瞬便是斂了臉上那溫柔順從的表情,嘴角微抿,眼中似有水光顫動,待清楚地在他瞳孔中看見自己的模樣之后,她又微微垂下頭去,低聲道:“侯爺說的是,我這等微末小吏家的女兒,平日里怎能見到杜老夫人呢,這回僥幸得嫁侯爺,已是天恩了?!?/p>

許郢心口一堵,嘴唇動了動想要說什么,可又想起從昨日到現在,這女子狡詐多端,也不知道她究竟哪一句話才是真的。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
  2.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