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仙俠> 飄香劍雨

更新時間:2020-03-03 20:26:36

飄香劍雨 已完結

红运市快三开奖结果查询:飄香劍雨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楚小寒 分類:仙俠 主角:樂少鄰,秋意

飄香劍雨小說閱讀,女主角為秋意的小說名叫飄香劍雨,是最近非常熱門一部武俠小說,故事情節很生動,題材新穎,讓人眼前一亮。人物形象塑造得也很成功!飄香劍雨主要講述了:雪山神醫看看她,又看看蕭道然不解道:“姑娘看上去的確不像有病之人,不過待老朽診斷后,方能下結論。”......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雪山神醫跟著蕭道然回到月華樓。南宮曉馨還是那般氣血全無。她要在剩下的歲月里??燉值囟曬懇惶?。所以看起來她很開心,絲毫沒有痛苦。

雪山神醫笑著說:“那位病人在哪?”

蕭道然道:“神醫稍等,我這就去叫她出來。

蕭道然見她坐在窗邊,雙手托腮,仿佛在想著什么,不想打攪她。轉身便走,南宮曉馨悠悠道:“回來了。怎么去那么久?”

蕭道然欲言又止?;暗階轂哂盅駛厝?,“剛從大漠回來。我請了雪山神醫來為醫治!”

南宮曉馨笑望著他說:“誰還不是一樣,反正我這病是治不好了?!?/p>

蕭道然道:“來都來了。去給他看看吧!”

南宮曉馨笑道:“我總是說不過你?!畢艫廊患Φ惱餉純?。:“很久沒見你這么笑過了?”

南宮曉馨笑道:“很久嗎?”蕭道然搖搖頭說:“不是很久,但我沒見你這么笑過?”

南宮曉馨笑的很燦爛。仿佛天地間就她兩人。

蕭道然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以前看她都是憂愁,一點喜色都沒有。現在看她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南宮曉馨步出房間。她見一個瘦老頭坐在那,老頭不算老??雌鵠匆埠芫?。:“想必這位就是神醫了?”雪山神醫笑著道:“神醫不敢當,治病老朽還敢說藥到病除!”南宮曉馨笑著問:“神醫,你看我像是有病之人嗎?”

雪山神醫看看她,又看看蕭道然不解道:“姑娘看上去的確不像有病之人,不過待老朽診斷后,方能下結論?!?/p>

南宮曉馨笑說:“如此,麻煩神醫了!”雪山神醫笑笑說:“不麻煩?”心想:怎么這里懂的人個個都怪模怪樣的??此幌裱?。

“姑娘請把手伸出來!”雪山神醫笑著說。南宮曉馨將玉手伸出,雪山神醫兩指搭在上面。面露異色。

南宮曉馨笑道:“神醫,怎樣診斷出沒?”雪山神醫還是面露疑色。良久。嘆了口氣說:“姑娘幾時開始感覺到身體的異處?”南宮曉馨幽幽道:“那是小時候!”

雪山神醫嘆道:“怪不得?!?/p>

蕭道然疑道:“神醫看出什么?”雪山神醫道:“姑娘體內有種毒氣,而且還是隨著你的年齡長大?!?/p>

蕭道然道:“能不能解除?”

雪山神醫又道:“姑娘小時候是不是碰過一種奇花?”南宮曉馨驚愕道:“神醫怎會知道?”

雪山神醫又問道:“花形像喇叭?”南宮曉馨點點頭

雪山神醫嘆道:“那就沒錯了。姑娘中的是曼佗羅毒!”

南宮曉馨問道:“曼佗羅是什么?”雪山神醫回道:“曼陀羅是種西域奇花,花瓣有毒,毒性極強!不過姑娘體內毒性不深,但對人的身體有害。姑娘筋脈被截住,防止毒攻心,

南宮曉馨嘆道:‘是家父為了緩和我的生命,而不得不這樣做,家父知道這只能暫時遏止住?!?/p>

蕭道然忙道:“神醫可有辦法?!?/p>

雪山神醫搖搖頭:“我也沒辦法,只能靠她自己?!?/p>

蕭道然嘆道:“難道就真的沒辦法了?”

雪山神醫突然笑著說:“除非找到墨玉蜈蚣,以毒攻毒,放能化解!”

蕭道然激動道:“哪里可以找到墨玉蜈蚣?”

雪山神醫嘆道:“墨玉蜈蚣可遇而不可求,一生中我也只到過一次?!?/p>

蕭道然長嘯一聲笑著說:“不管怎樣,我也要找到它!”雪山神醫看到他臉上爆出光芒。兩眼犀利。

雪山神醫嘆道:“墨玉蜈蚣極具靈性。常人很難抓到。如果可以收服它,就更好了?!?/p>

蕭道然笑望著他:“哦!”雪山神醫笑道:“只需一點蜈蚣血就可解除姑娘身上的曼陀羅毒!不過想要收府墨玉蜈蚣談何容易!”

蕭道然問道:“墨玉蜈蚣一般會出現在哪?”

雪山神醫笑著說:“蕭樓主一定要去,老朽陪你一起去!”蕭道然笑道:“如此更好不過了!”

蕭道然笑問:“神醫可知那墨玉蜈蚣會在哪出現?”雪山神醫捋捋胡須一臉嚴肅:“墨玉蜈蚣一般生活在西南的崇山峻嶺中。要想找到它很難。那邊山高壁陡。一般人很難上去。

蕭道然笑道:“管它山高壁陡,蕭某也要走一趟!”雪山神醫看著他,他是個什么樣的人。他那種氣質不由會讓人心生敬仰之意。

雪山神醫笑說:“有蕭樓主這句話。老朽縱使一死也要陪你去!”

蕭道然呵呵一笑:“神醫言重了?!?/p>

雪山神醫從他身上看出了東方旭的影子。想當年東方旭年少時,也如他這般笑傲天下。

蕭道然對這個女子是這么的關心。只是。

蕭道然笑道:“明天就出發!”雪山神醫道:“好?!?/p>

雪山神醫道:“只是,那西南之地,少數名族頗多。山中毒瘴氣較多。到時務必要小心點?!?/p>

蕭道然仰著頭不語。南宮曉馨見他威力自己不顧性命也要去捉墨玉蜈蚣。輕輕嘆道:“你又何必這樣。治與不治都一樣!”

蕭道然安慰說:“放心,會沒事的?!蹦瞎暗潰骸澳悄闋約盒⌒牡?!”

蕭道然看著她不回答。

日子很快就逝去。蕭道然何雪山神醫來到西南的崇山峻嶺中。

蕭道然和雪山神醫站在一座光禿禿的山頂上??醋旁莆礴勻頻母呱?。大自然當真是鬼斧神工。

雪山神醫看著群山看的出神。絲毫沒聽見蕭道然說話。他知道在這隱居著一個世外高人。但不知道誰?

蕭道然縱身掠去,雪山神醫緊隨其后。好像蕭道然有意要試他輕功。雪山神醫與他比起來?;褂幸歡ú罹嗟?,

蕭道然掠過百里后。雪山神醫才趕到。笑著說:“樓主莫非想試老朽輕功嗎?”

蕭道然長笑道:“神醫誤會了。蕭某只想快點找到那墨玉蜈蚣!”

雪山神醫疑道:“樓主何故對她這么關懷?”蕭道然看著遠處說:“神醫有所不知。她是唯一能夠讓我傾心之人,除她外別人我一概不感興趣!”雪山神醫嘆道:“得一紅顏知己,足矣!”

蕭道然笑道:“神醫怎會生出感嘆之心?”

雪山神醫嘆道:“當年我何嘗不是這樣。想著和她雙棲雙飛,笑傲山林??墑竊旎??!?/p>

蕭道然嘆道:“自古紅顏多薄命!”雪山神醫眼露回憶。嘆道:“可是她卻應我而死,所以我才隱避江湖!”

蕭道然心想。神醫居然還有這么一段往事,想來他也是多情之人。

山下,一個少年正在專心練劍。卻沒看見山頂上有人正在看著他。這少年就是鐘紫。

蕭道然笑道:“你看那山下之人把劍舞的有模有樣!”雪山神醫向山下望去,果真有個少年人在舞著劍。雪山神醫見他使的劍法似曾相識。好像在哪見過。

X蕭道然見他臉色驚奇。不由問道:“神醫怎么了?”

雪山神醫喃喃道:“他使的劍法我好像在哪見過?;購蓯煜?!”蕭道然笑著說:“神醫什么時候見過?”神醫嘆道:“那是幾十年前的事了。當時那人的劍法當真是出神入化。厲害之極。

蕭道然疑道:“神醫想不出是誰?”雪山神醫道:“要是老朽沒看錯,那少年使的劍法是東方旭傳的!”

蕭道然長嘆道:“東方旭,他也是個真英雄。頂天立地的好男兒?!?/p>

雪山神醫嘆道:“自從他和血衣教教主戰聯決戰之后,便銷聲匿跡?!?/p>

蕭道然道:“他就像一顆流星,剎那而過!”

雪山神醫道:“當年他隱退后,我還找過他,后來就不了了之了!”蕭道然笑道:“下去看看吧!興許能碰上東方前輩?!?/p>

他稱東方前輩并不為過。,東方旭大他十幾歲,蕭道然正值青年。東方旭成名已久。

鐘紫見兩個陌生人從山頂上飛身而下。眼睛滿是敬仰之色。

蕭道然看著他笑了笑:“小兄弟你使的劍法是何人教的?”

鐘紫看著他:“叔叔說不能告訴別人!”雪山神醫笑說:“好個守信少年?!?/p>

鐘紫年齡不大。卻對江湖很向往。對江湖上的事也有他自己的見解。

蕭道然笑道:“是不是東方旭教你的?”鐘紫睜大眼睛,兩眼愕然。:“你是神仙嗎?”

鐘紫天真的心一點沒變,對事物很好奇,他才這樣問道蕭道然哈哈一笑:“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要說有也只是人們杜撰出來的!”

鐘紫搖搖頭:“真的有。小時候娘說過,還叫我不要到處亂走?!?/p>

雪山神醫看著他直笑:“小兄弟太天真了!”

蕭道然笑著問:“可以帶我們去找東方叔叔嗎?”

鐘紫把頭搖的像撥浪鼓般。雪山神醫道:“我們不是壞人!”鐘紫搖搖頭:“還是不行,我怎知你們是壞人?!?/p>

“紫兒,不得無禮?!幣壞郎粼對洞?。蕭道然聽出此人功力不下于他,甚至比他還高。

一個中年人來到他們面前。笑望著他們。

雪山神醫驚訝地看著他。良久。才發出聲音:“果真是東方兄!”

東方旭笑道:“雪山兄。怎么是你?”盡管東方旭已經快六十,但他內力深厚??瓷先ゾ拖袼氖?。

雪山神醫笑道:“十幾年了,你還是那樣,一點都沒變?!倍叫裉鏡潰骸襖狹?。現在的江湖是年輕人的江湖了?!?/p>

雪山神醫問道:“這么多年你就隱居在這?”東方旭道:“在這不受外界打擾,不勝過在江湖上闖蕩嗎?”

蕭道然一直笑著看他。東方旭第一眼見到他,就看出他不是普通人。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氣道,就知道他內力深厚。不同凡響。

東方旭看著他:“這位是?”蕭道然回道:“晚輩蕭道然!”東方旭點點頭:“可是月華樓樓主蕭道然?”蕭道然笑道:“正是晚輩!”:“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蕭道然道:“前輩過獎了?!?/p>

東方旭道:“我從來不隨便夸一個人。我看的出你的內力很深厚。放眼江湖能夠作你對手的也不過寥寥幾人!”

“不知韓樓主怎樣?”

“韓大叔十幾年前就去了!”說到韓自在,蕭道然也是一聲嘆息。

“想不到韓兄先我而去!”東方旭嘆道

鐘紫一直站在一旁,看他們你一問我一答。

“東方叔叔。他很厲害嗎?”鐘紫天真的問他。

東方旭哈哈一笑:“紫兒,還不叫聲叔叔?!?/p>

鐘紫頓頓道:“蕭叔叔,你好!”蕭道然一笑看著他:“你叫鐘紫?”鐘紫點點頭。

雪山神醫笑道:“看來你有傳人了。你的武學不會失傳了?!倍叫竦潰骸把┥叫植換崾搶湊獠梢┌?!”

雪山神醫道:“什么都瞞不過你。來這找墨玉蜈蚣?!?/p>

東方旭想來想說:“我在這住了十幾年了。從沒聽說過墨玉蜈蚣?”

雪山神醫笑道:“墨玉蜈蚣很少出現,東方兄當然沒聽過了!”

“蕭兄弟來這又是為何?”

蕭道然答道:“和神醫一起去找墨玉武功。因晚輩好友得了重癥需要墨玉蜈蚣的血才能化解?!?/p>

東方旭看看他,又看看雪山神醫,恍然大悟道:“要不是找,墨玉蜈蚣,你們也不會走在一起!呵呵,如此說來,我們也是有緣?!?/p>

“兩位要是不介意請到寒舍一坐?!?/p>

“打擾前輩了?!畢艫廊壞?;東方旭哈哈笑道:“都是江湖中人何必見外。這可不像月華樓人。

蕭道然笑了笑

蕭道然和雪山神醫隨東方旭七轉八轉來到一個竹舍外。蕭道然見那竹舍搭的很精致。

兩旁種滿了竹子,

雪山神醫笑說:“這個地方還真隱秘,怪不得找不到!”東方旭笑道:“雪山兄見笑了。我也不得已在這隱居!”

雪山神醫笑道:“我理解!”

蕭道然進入竹舍。里面布置的很合理??慈ゾ途醯彌魅斯暮苠幸?。

東方旭道:“寒舍簡陋?;雇灰?!”蕭道然笑說:“前輩隱居在這,似神仙般逍遙自在!”

鐘紫問道:“剛才你還說世上根本沒有神仙,現在怎么又說有了?”

東方旭笑道:“蕭叔叔實在比喻。不要當真,世上哪有神仙的?!保骸芭?!”三人見他一臉通紅。齊聲大笑著。鐘紫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

東方旭笑道:“小徒一向都這樣。對神仙怪獸很好奇!”蕭道然笑著說:“紫兒一顆童真之心,確實難得!”

東方旭道:“兩位在這住上幾天。也不急于找墨玉蜈蚣?!毖┥繳褚降潰骸叭绱爍??!?/p>

東方旭笑問道:“蕭兄弟以為如何?”蕭道然其實是想快點找到墨玉蜈蚣。礙于面子,也不得不住上幾天“也好。晚輩也好像前輩請教一下武學?!?/p>

東方旭笑道:“請教就談不上了?;ハ嗲寫棖寫??!?/p>

三人又大笑。鐘紫見沒事就跑出去練起劍來。

幾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蕭道然和東方旭聊了一些武學上的問題。兩人一聊就是整夜,弄得雪山神醫不知做什么好。武學上他不精通,也插不上嘴。只好坐在門外看著大山。享受山風。

蕭道然道:“前輩一席話讓晚輩茅塞頓開?!倍叫裥Φ潰骸跋糶值艿娜肥翹熳萜娌?。年紀輕輕便到了宗師地步,確實難得?!?/p>

蕭道然道“前輩過謙了。前輩淡泊名利。笑傲山林才是我輩向往的?!?/p>

雪山神醫叫道:“說完沒有??茨忝橇牡拿裁廊彰灰?。不累嗎?”

東方旭長笑著說:“幾十年了。雪山兄還是沒變,變的是樣子。哈哈!”

雪山神醫老臉一紅。蕭道然道:“前輩不必相送。有機會晚輩再來拜訪!”

兩人告別了東方旭,繼續往高山之巔走去。

東方旭望著他們離去,鐘紫還在不停的練劍。

秋意與孤鴻影心音一路上談談笑笑。也來到了四川大巴山。大巴山川、陜、鄂三省邊境,與神農架、巫山相連;西與摩天嶺相接

孤鴻影望著神秘的大巴山。嘆道:“大巴山確是神秘之極,大巴山山高水急,時不時出現剪徑山賊。都被他們一一擊退。

心音叫道:“小毛孩不知天高地厚?!憊潞櫨耙渙車男σ?。望著心音道:“小丫頭,你懂什么?”心音為之氣結。心中罵道:‘等那天得好好教訓教訓你,哼,叫你小看我。

秋意笑呵呵道:“心音。叫你不要和他斗嘴了?!斃囊粑潰骸笆?,不是我要和他斗嘴,是他先說的!”孤鴻影見她得意不饒人,還這樣說他。孤鴻影忙道:“秋姐姐,你別聽她胡說!”

心音哭道:“還說沒有,你看他又這樣說了!”秋意見她兩眼流下淚珠。笑著說:“好了。你也別說了!”孤鴻影笑道:“真小氣,說說而已,這也哭了。哎。女人吶!”

心音一抹眼淚叫道:“誰哭了,你才哭了!”孤鴻影見她淚珠落個不停。忙道:“對不起了。別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p>

心音一聽馬上轉哭為笑:“這還差不多!”

秋意這時疑道:“你們有聽到一聲奇怪的聲音?”心音道:“師姐,你是不是聽錯了。哪有什么聲音呀!有也只是鳥鳴聲!”秋意面露疑色:“不對。我聽的很清楚。是有一道奇怪聲?!?/p>

孤鴻影豎起耳朵靜靜的聽著。秋意急道:“聽到沒有?”孤鴻影點點頭:“是有道奇怪聲音!”心音叫道“別嚇我了。這大巴山也真是怪怪的。讓人有種陰深感。

秋意見她被嚇成這樣。忙道:“我嗎趕緊離開這,要不然心音等下又要哭鼻子了!”

心音道:“師姐又取笑我了?!斃囊羲低瓿盼鞅吲莧?。秋意忙道:“快走。等下她又不知道怎么辦了?!?/p>

兩人急忙追趕心音。卻不知道已經闖到摩天嶺了。秋意喊道:“心音。心音!”

卻不見心音回答。秋意心道:會不會出事了?孤鴻影笑道:“她那么大膽,哪會出事?

秋意怒道:“你還說!她不會無緣無故躲起來的?”孤鴻影道:“說不定她躲起來了。讓我們捉迷藏!”

秋意道:“不會的!”

“師姐,快救我!”心音的大喊著。卻不見人。秋意急喊道:“心音,你在哪呀!”

“師姐。我被一個怪人抓住了。在你們后面!”

孤鴻影回頭一看,果然心音被人抓著。秋意怒道:“快放開她!”

那人陰深深的地說:“我好孤獨呀!很久沒人陪過我了?!?/p>

孤鴻影冷道:“你是人還是鬼?”

那人還是陰深深的說著:“你說對了,我就是一只鬼?!?/p>

心音此時嚇的昏過去。秋意冷冷的說:“你到底是誰?”

那人道:“我說了我是一只鬼!”孤鴻影見他披頭散發,衣服破的不成樣子。他也有點相信了。

秋意冷笑著說:“你是鬼。大白天的鬼會出來?”

那人陰邪的笑著:“我是千年老鬼,不怕陽光?!鼻鏌飪醋潘搶渚難凵?,眼神有點模糊。不帶一點血色,頗像地獄里的鬼。

那人又道:“好孤獨呀!不如你們都來陪我吧!做只小鬼!”孤鴻影此時看出來人根本就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怕是個野人!

那人又冷冷道:“你們不要想逃走。你們逃不掉的!”

孤鴻影笑道:“我們不跑?!彼低晁甭庸?。手指直取那人雙眼。孤鴻影暗道:‘我看你怎么閃避!

那人見孤鴻影急撲過來。身子也不動。就站在那。等著孤鴻影。孤鴻影雙手一抓,卻抓空了。仿佛那人憑空消失掉了。孤鴻影自踏上江湖以來,還沒人能躲開他突然的襲擊。

孤鴻影不的不驚訝了。他感到那人好像真的是只鬼。要不然他根本是躲不過的。

這時陰深深的聲音從空中傳了出來。那聲音冷冷的笑著

“小子,我說了我是鬼,你是打不到我的!”秋意叫道:“他在你后面!”孤鴻影也不回頭看他。身形再次移出,沖天而起,向下攻去,

那人見他突地不見,

那人四處望望,孤鴻影急掠而下,雙手一變,抓向那人腰腹處,那人已經感覺到他從上面飛下,他身在微微一動,孤鴻影還是沒傷到他,只碰到他的衣服,孤鴻影感到他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就斷定他不是鬼。

孤鴻影想一片殘葉般落下。他笑望著那人說:“前輩莫要捉弄我們了。再捉弄下去,不死也成瘋子了?!?/p>

那人大笑著說:“小兄弟好功夫,居然被你看出來了!”

孤鴻影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不是鬼,你是故意嚇我們的!”

那人笑道:“不錯,剛才在前面時,我看你們在哪說說笑笑的,我就想了這一招,不過還是被你看出來了?!?/p>

秋意叫道:“前輩差點嚇死我了?!彼低昝シ銎鸚囊?。一會心音醒了過來。望著秋意道:“師姐,那鬼走了沒有?!?/p>

秋意笑道:“他不是鬼,他是摩天嶺的世外高人。

孤鴻影疑道:“前輩是?”那人看著他們一臉的笑意:“小兄弟,你是大漠碧湖宮人?”

孤鴻影驚訝地說:“前輩怎會知道?”

那人笑道:“不知碧湖宮宮主是你什么人?”孤鴻影道:“他是我大哥。我叫孤鴻影!”

那人道:“怪不得長的這么像了?!?/p>

秋意問道:“前輩是?”“時之千!”孤鴻影道:“原來是時前輩!”

時之千笑道:“姑娘是何人門下?”秋意還在驚愕中。她聽說過時之千。恒山老倪曾對她說過,時之千是一代大俠。是正義的化身。她想不到能在這碰上他。

秋意回過神來。聽見他問自己。忙說:“恒山門下。這位是我師妹心音!”時之千道:“恒山老尼門下!”

孤鴻影不解道:“前輩怎么在這?”時之千笑著說:“我在這已經住了很久了,久的來呢我也忘了?!鼻鏌餼潰骸扒氨蒼謖庖??”時之千點點頭。

心音叫道:“剛才為什么捉弄我,膽都快被你嚇破了!”秋意道:“心音。住嘴!”

心音氣道“本來就是。這里本來就陰深深的,他還跑來嚇我??啥?!”

時之千笑著說:“老夫以后也給你嚇嚇?!斃囊糶Φ潰骸澳闥檔目剎恍矸椿??”

時之千笑道:“不會?!?/p>

孤鴻影道“前輩住在哪?”時之千道:“光顧著說。倒冷落你們了。走去我住處看看!”

三人隨時之千走過幽暗的密林。穿過瀑布。過懸崖峭壁。再進入一個巖洞。時之千道:“我誒了避開世人不得不隱居在此?!?/p>

說完又領著他們走上竄下,孤鴻影見前面有道石門。他們跟著進去?;贗芬豢?,石門又閉上了。三人跟著他來到一處平地。秋意喊道:“這里好漂亮。摩天嶺還有這種地方,當真是世外桃源!”

時之千喊道:“夫人,有客人來??熳急阜共??!薄八戳??”秋意看到一個中年婦人走了出來,那婦人生的風姿綽約。煞是好看。秋意看的都眼呆了。孤鴻影則是兩眼直溜溜的,心音一見忙踢他因腳,孤鴻影叫道:“你踢我干什么?”那婦人笑道:“兩位妹妹生的真漂亮,羨煞人也!秋意笑著說:“姐姐更漂亮!”時之千道:“走,我們進去?!?/p>

走進里面又是另外一個天地,一座閣樓出現在他們眼前。旁邊有條小溪。

還有個小孩子在那玩耍著。小孩劍法不弱,輕功更是一流。秋意暗想:“小小年紀。武功就如此出眾。不愧是武林人家子弟。

猜你喜歡

  1. 武俠小說
  2. 都市異能
  3. 玄幻仙俠
  4. 熱血爽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