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仙俠> 天賜良神

更新時間:2020-03-06 12:35:24

天賜良神 已完結

红运福彩快三开奖:天賜良神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醋溜土豆絲 分類:仙俠 主角:白染,五五

五五是一朵靈山上丑的人神共憤的蘑菇精,鬼迷心竅偷食了仙丹,招惹了一堆事情……先是賞花途中被人追殺,又誤闖仙池惹上惡妖的白染上神,從此過上了被扣做奴役的“悲慘”日子。這位上神,還偏偏就是那仙丹的主人,鬧哪樣啊……梵塵珠上,是他親手替她譜下了這場悲催的人生。以七魂六魄設下的局,求的不過是一人,卻要白染以畢生修為入局…………“敢問大哥,公子可有什么特殊嗜好或忌諱,小的也好先做打算。”我嘿嘿捉了小廝的袖兜,搖啊搖。...……本站大家提供天賜良神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被捉來海云府,已過去數個日頭,海云家卻委實摳門得很,連半口飯也不給我吃,氣得我前%貼后背將他家八代祖宗不帶喘氣地通通罵了個遍。

剛罵完,我又開始嘆息起來。此事還得怨那狗頭熊精,若不是他疑神疑鬼,我也不至于落得這副下場。

那日,客棧里的人發現我們識破了他們的幻術,惱羞成怒拿了斧頭便要來砍我們。

我嚇得當即拔腿便跑。不想那伙人與先前追殺我的那撥人耐力有得一拼,眼看著就要被追上,月白公子當機立斷打算犧牲小我保全大我,就義前頗為厚道地為我們指了道出路,叫我們去前面渡口有船接應。

我被黑熊怪扯著袖子揮淚與那公子告別,便往渡口方向狂奔而去。奔了一會兒,卻被黑熊怪強拉著改道鉆進了一口深巷里。

巷子里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我被拽著看不清前路,腳下磕磕絆絆好生不舒服,黑熊怪卻打了雞血一樣在前頭狂奔不已。

我跑得體力不支,只得掐了節小火彈開他的手,停下來喘氣。

“笨熊,你是不是跑錯地兒了?梨花鎮我熟的很,渡口在那個方向?!?/p>

我指著反方向質疑他。

他面色焦急道:“沒有錯。方才那人信不得。能襯得起那身衣著的人只可能是海云家的人?!?/p>

海云家三個字聽得我眼睛都綠了。真乃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巧了,我要去的正是那海云府,為的自然是我家小魚兒和我相公,這還多虧了片禹的一番提點。

“你怎的不早說?!蔽冶窳俗炻裨顧?。

“這不是怕你被嚇著嗎?瞧瞧這番果真被嚇得都開始傻笑了?!?/p>

黑熊怪連嘆三聲,頗有些無奈??晌夷睦錒說蒙纖姆從?,當即往反方向跑,不行,趁著那公子還沒被捉住,我得去打探下我家小魚兒的消息。

黑熊怪在后頭顛顛簸簸,喊得聲嘶力竭:“錯了,錯了,你這是去送死呀!看他們不把你切了煮了燉了才好?!?/p>

“你且自求多福吧!”

跑了一會兒,竟聽不到黑熊怪的喊聲了,當真是個貪生怕死之徒。

我不屑地啐了他一口,正奔著,眼前突然一黑,便被人蒙著頭拐來了海云府,關進了一處陰森森的地牢里。

我撥弄了牢里的雜草,掐指算算時候,按照話本子里的套路,也該有人來提我去嚴刑拷打了吧。

這般盼著,果真盼來了一位膀大腰圓的大媽。

大媽極力挑起她那雙針扎似的小眼睛,趾高氣昂對著一旁抖著肩挖著鼻孔的小廝躥了一腳,“這就是少爺要的人?還不速速打開?!?/p>

小廝踉蹌了一步險些摔了個狗吃屎,連忙哆嗦著打開了牢門。

大媽走進來觀瓜果蔬菜一般將我一通打量,最后蹙了眉目不轉睛地打起了我腰上那半塊玉玨的主意。

“原來便是你這個小妮子偷了玉佩,好哇,還真是膽大包天?!彼底藕斂豢推匾話炎攣業撓衽?,并將玉佩遞給旁邊丫鬟,“快送去給家主過目?!?/p>

說著又轉過頭來,大聲斥罵我:“若是這玉佩有所損缺,看我怎么收拾你?!?/p>

我心想,縱然他們不同意我與相公的婚事,說我偷了他家玉佩不明擺著是污蔑么,我這人很不喜歡被冤枉,這種原則上的問題我還是要糾正的。

我理直氣壯道,“這位媽媽怕是瞧錯了,這分明是你家公子贈予我的定情信物?!?/p>

“這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若如你所說,贈給你玉佩的是我們家哪位公子呀?”大媽像是料定了我亂急了在胡說八道,對我白眼相待。

白眼便白眼,我自來受的白眼難道還少了,不過我也確實道不說我那相公的名姓來,委實理虧。

“怎么,還以為你多么巧舌如簧,這下原形畢露啦!哼!真當我沈姑婆好糊弄。來人!先拖出去杖責五十鞭,看你還敢犟嘴?!?/p>

大媽像是被惹怒了,張口閉口要打人,看來平日里作威作福慣了,簡直欠收拾。

若不是我被封了靈力,定當先匡她了個三百掌,哪容她在那兒呼呼喝喝。

正在火頭上,忽覺我手中的靈力竟然恢復些,我靈機一動,連忙掐了個訣,給沈婆子使了個絆,她果然不負眾望地一頭栽了下去。

她心寬體胖,這一摔動靜可謂是撼天動地,聲勢浩大。

身旁的婢子小廝一個個都捂了嘴憋著笑,欣賞著這出喜劇,看來平日里沒少被她欺負。

沈婆子腰上一圈肥肉抖了三抖終于爬了起來。將將爬起來就要來抓我的頭發,我連忙躲開,再想施法時,靈力卻再次喪失了。

正當?;贗?,幸有一小廝仗義執言,“沈媽媽使不得,她畢竟是少爺欽點的人,若是傷了可如何交代?!?/p>

沈婆子這才松了口:“也罷,你就領著他去少爺那里吧。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我就沒見有誰能活著從少爺房里出來過。小妮子,你這好日子也算是到頭了?!?/p>

那褐衣小廝走進來,解開了我的手銬腳銬,又朝沈婆子行了個禮,便要待我離開,那沈婆子瞧我的眼色兇狠狠的,有種說不上來的詭異。

我被領著沐了個浴,換了身丫嬛打扮,看這架勢應是要領我去給哪位少爺當丫頭使喚,可眾人卻忽略了一件天大的事,我現在食未果腹,如何有氣力給人使喚。

不等我將這番中肯的道理講與他們聽,領頭的小廝便用一條黑紗罩住了我的眼睛,楞是讓我瞧不得半點薄紗以外的東西。

就這般渾渾噩噩被領著繞了一大圈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他們終于停了下來。

看來是到了。

黑紗被取下后,我只看見一個偌大的院子,比白染的仙露館還要大,院子里奇花異草品種繁多,卻有一處怪的很,院子里除了兩個看門的護院外,竟連一個丫頭也沒有。

我悶著腦袋沉思著,低頭間恍惚有人抬了個物什打我眼皮子底下經過,我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竟是具女尸。

領頭小廝瞧見抬尸體的熟人,停下來打招呼,我趁機湊上前瞧了瞧,那女尸身上體無完膚,滿身傷痕,看的我觸目驚心,想是生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這姑娘差點就挺住了,可惜了?!泵勺琶嬲值奶飼嶸鞠?,瞧見我后又道,“這是新來的?”

“嗯?!?/p>

“哎,但愿可以撐的久些。你們進去時輕些,今日公子脾氣不大好?!蹦翹巳險媲屏宋乙謊酆?,只擺了擺頭,嘆了口氣就走了。

不知為何,我卻覺著他這口氣嘆得意味深長。

這院子里住的公子怕是性情十分暴戾,竟將人折磨成這樣,也不知我能不能幸免于難,活著回去。

小廝將我領到院落的一處木門前,便止步不再往前,末了他小心囑咐我:“你小心伺候著,莫出什么亂子,你也瞧見方才那人的下場,萬事以公子為先,切莫自作主張?!?/p>

“敢問大哥,公子可有什么特殊嗜好或忌諱,小的也好先做打算?!蔽液俸僮攪誦∝說男潿?,搖啊搖。

小廝肅穆望著我:“外面傳言不足為信,公子此番欽點你便是看得起你,你只管照顧好公子便是了,旁的無需擔憂?!彼蛋輾骺業氖?,揚長而去。

我忐忑地推門進去,原以為里面會襯著公子的性情,布置的華貴堂皇,酒池肉林,不想卻是桃花紛紛,灼灼瀲滟,甚有意境,比之桃花鎮上的叢生桃林,別具一種淡然的風雅。

舉步朝里行去,緋色桃花和著微微泥草清香,讓人經脈通達,神清氣爽,再往里走幾步,竟飄來一陣鷓鴣香味。

我尋味找過去,也不知是誰烤熟了鷓鴣,**了饑腸轆轆的我,待我囫圇吞棗吃得油光滿面時,這才發現頭頂的一株桃花樹上有一緋色男子垂了腿,正打量著我夸張的吃相。

“抱歉,我實在是太餓了,快十天沒有吃飯了?!?/p>

我悻悻咧嘴一笑,許是我笑的十分不好看,駭得他怔了許久。

良久,才見他微微笑開,“凡人三日不食便會餓死,看來你是妖族?!?/p>

他溫潤的聲音格外好聽,我頗花癡地頷了頷首,“我是只蘑菇精,喚作五五?!?/p>

“我叫海云斐?!彼男ξ醒碩潿涮一?,攜著一身桃花雨,他輕輕躍下來,我忽覺這趟海云府來的甚好。

猜你喜歡

  1. 武俠小說
  2. 仙俠小說
  3. 玄幻仙俠
  4. 熱血爽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