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短篇> 道主且慢

更新時間:2020-03-07 07:06:19

道主且慢 已完結

红运快三一天多少期:道主且慢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上邪mi 分類:短篇 主角:青夙,初方

青夙前半生自由無拘,后半生卻為一個異族之人成為仙族罪人。當在凡間做生意的折逸搖身一變,變成龍族上任族長后,他站在幽暗的水岸上望著她。“可知錯?”她答,“知錯。”“可悔?”她道,“不悔。”“為何不悔?”她抬起眼眸,睿智而明亮,“心無罪,不該定。”解憂小說網為大家提供道主且慢在線閱讀,道主且慢(青夙初方)是作者上邪mi最新完成的短篇小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能不能……抱抱我?!?/p>

青夙一愣,依照這兩年的了解,他雖然依賴自己,總喜歡跟在她身后,卻從來不會依靠她,更別說這種‘抱一抱’的安慰行為。白苼低著眼眸,神情掩蓋不住的落寞,還帶著幾分難過。

她看著心不由得軟了下來,伸手輕輕抱住他,沒有過多的安慰,輕聲道,“白苼,別難過,你還有我?!?/p>

她不問事情,不問原因,她直接說,他還有她。白苼那顆被族人傷得七孔流血的心似乎因為青夙的一句話慢慢愈合,雖然只是心理作用,但對于他而言,那便是最好的安慰。

“道主,你知道一出生便被人拋棄的感受嗎?”白苼趴在她懷里輕聲呢喃了一句,他說得極輕以至于青夙沒有聽見。

白苼雖然有遮香掩蓋了氣息,但也瞞不了這府邸的主人白夜,而青夙也不打算讓白苼躲躲藏藏,他本該是龍族之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龍族在數十萬年前對整個仙族有功,她對龍族的人還是懷有一顆敬畏之心的。

當青夙帶著白苼去見白夜時,半路卻先殺出個秋水攔著。

“秋水見過姐姐?!鼻鎪簧砘鲆氯鉤牡盟吖笥叛?,但說的話卻配不上她這一身行頭,“秋水在這白夜府住了數千年,還不曾見過這位小仙君,青夙姐姐剛來,可能不知曉這白族的規矩?!?/p>

青夙拉著白苼的手,神情淡淡著看著面前自顧自說的人,靜靜地聽著,沒有說話。

而秋水見她沒有出聲,神色有些得意,繼續道,“白族是不允許外人私自進來的,即便姐姐是我們白族的貴客。姐姐,秋水斗膽問一句,這位小仙君是何身份?”

秋水看不出這小孩身上的氣息,恐怕只是個人間小娃,且她聽說天芙說,青夙多次下凡間,眼前這個孩子也不知是不是與那些低jian凡人生的孩子……

青夙輕笑一聲,看來她說過的話這小仙娥已經忘了,淡淡道,“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若是還有,不妨我們一起到白夜面前說,反正我現在是要去見他的?!?/p>

秋水被這話咽住了,見白夜?你剛來就能將白夜的視線聚集在你身上,而我努力了這么久,他對我依舊是一副淡淡的模樣,愛理不理!憑什么你青夙能得到他的注目,就因為你是青族族長之女嗎?

“恐怕不巧,秋水方才看見白夜殿下出去了,姐姐若是要見的話,等白夜殿下回來秋水再稟告殿下吧?!鼻鎪⑽⑾蚯噘硎├?,依舊是輕輕一福。

青夙也不在意她這不是行禮的行禮,她皺起了眉梢,白夜出去了?難道他還在萬妖山沒回來?

“如此,白苼,我帶你到處逛逛,這白族的風景雖然沒有遙道的好看,卻也是難得一看的風景?!彼底?,青夙拉著白苼往前面走去,直徑無視了秋水。

一大一小的身影漸行漸遠,在秋水看來竟如此地和諧,她精致的面容有些扭曲,青夙,白夜是我的,你休想搶走他!

若是青夙知曉她這般想的話,肯定會嗤之以鼻,她來白族不過是奉了阿爹的命令,若不是為了舒兒,她才不愿意在白族所謂的‘小住’一段呢。

白苼被青夙拉著在一小池塘旁走著,他有些走神地看著她的身影,突然問道,“道主,你為何要來白族?”

“阿爹讓我來,我便來了?!鼻噘硇ψ嘔卮?。

伯父讓她來白族何干?

白苼琢磨了一番也沒琢磨個清楚,他又想問方才那女子所說的“白夜”是何人時,心突然猛地收縮,一陣劇痛蔓延全身。

青夙走著走著,身后的人兒就不走了,她奇怪地回頭看去,卻見白苼額頭上全是冷汗,身體不斷在發抖。

“白苼,你怎么了?”青夙心里一緊,難道是符咒又松動了?想到這里,她連忙撩開白苼的衣領,鎖骨上的符咒妖魅至極,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青夙臉色一沉,欲要抱起白苼往房間里去時,白苼卻甩開了她的手,往前跑去,也虧四周沒人,她連忙跟上,但眨眼間她連他的身影都看不見了。

“白苼!”青夙大聲地叫了一聲,但沒人應她,她皺緊了眉梢,仔細辨認了空氣中的氣息,便往左邊追去。

白苼靠在一棵大樹后,他手指緊緊地抓著樹軀,在其上面抓出了幾條痕跡,手指頭都抓破了,但這比不得他體內愈大愈小的陣痛。

他有些慌張地抱著自己,這種感覺就是在青族他變成大人模樣的時候,若是在這時候變成大人,他要如何跟她解釋這一切?

變成上淵后,族人都怕他,父親也怕他,他們都不要他,拋棄他……道主,我不要變成上淵,上淵是他們口中的惡魔,我不要變成惡魔……

白苼嘴里呢喃著,他視線開始變得模糊,然后意識也模糊,最后承受不住痛意昏了過去。再次睜眼時,是在……青夙的房間,他抬起自己的手,不再是短胖的小手,而是骨節分明的手指,他又變成上淵了。

上淵坐了起來,他目光落在屏風外的兩人,青夙的神情是掩不住的擔憂,而旁邊那白衣青年的目光落在青夙臉上。

心里有種情緒在蔓延,上淵不喜歡看到別人靠近青夙,很不喜歡,他重重地咳了幾聲,外面便響起了腳步聲。

青夙將整個白夜府都找了個遍都沒發現白苼的身影,她想了想,覺得不對勁。就算白苼的修為高于她,那也不可能在短短眨眼之間就消失不見,更何況白苼的修為還不如青樹,所以只有一個可能,那便是白苼借助遮香隱藏了氣息,把自己藏了起來。

當青夙回到小池塘旁時,已經找不到白苼了,但她卻發現了一個昏迷的青年。她見過許多男子,如冷酷淡漠的白夜,溫潤儒雅的方允,氣宇軒昂的青樺,還有淡漠如水的少年白苼……但這青年的容貌卻是讓她久久不能移開視線。

三千墨發散開披于耳后,凌骨分明的臉龐,一雙狹長的眼睛,瞳眸里裝下了整個夜空,閃爍著光芒,最讓她驚訝的是,他的眼睛里擁有著新生嬰兒的純真。

青夙突然想起在龍族遇到的那個蒙面男人……她瞇著眼睛看著上淵,問道,“閣下是何人,來白族所為何事?”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穿越女強
  3. 仙俠小說
  4. 玄幻仙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