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小說庫> 仙俠> 宿謀

更新時間:2020-03-06 18:52:04

宿謀 已完結

红运快三开奖历史结果:宿謀

红运快三走势图表 www.nfctgs.com.cn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微雨心情 分類:仙俠 主角:皇甫沖,秦姑

主角皇甫沖,秦姑小說《宿謀》是最新完結超熱門的武俠小說,主要講述了大唐順宗年間,河西府少帥皇甫沖目睹家門被滅,機緣巧合,使他得以化身十三皇子李玄潛入長安大內伺機復仇,紅顏白骨,雙龍奪嫡,他不動聲色。面臨風雨欲來,步步殺機的廟堂與江湖,且看皇甫沖如何奇謀深算,沖破困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皇甫沖一身孤膽,只憑一個人之力竟能殺了那把守嚴密,戒備森嚴的軍營,莫不是神兵神將又有誰能做得到啊?!?/p>

百姓們的驚嘆聲不絕于河東府清明關,這里是河東通往長安的必經關口,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清明關外,一輛看似樸素的馬車正急匆匆行過,雖說樸素,馬車的外層裝飾卻處處透露著異域風情,行過一處必會惹來不少好奇圍觀的百姓議論。

遠處一雙凌冽的目光始終盯著馬車的方向,一路跟蹤著。

“咳咳咳...”一陣輕咳聲飄過,聽著是男人的聲音。

咳嗽聲傳自馬車之內,此時馬車之內靜靜坐著一男一女,男的面如冠玉,長發瀟然,頭頂著一黃絲髻子,一身紫色長袍,腰間佩戴著紅色玉石,雖是普通打扮,卻暗藏著一股富貴氣質。

紫袍男子大約二十來歲的年紀,一手持本詩經,正看的津津有味,似笑非笑,頗為奇怪的是他沒過一會兒便要干咳上幾聲,倒似身體有些虛弱,臉色也變得蒼白不少。

這時再看他身旁的那個中年女人,想是上了年歲,發間滿是花白,樸質的臉龐卻掩蓋不住端莊雍容的秀美,一雙巧手還在不停做著女工,不時還要關心照看著紫袍男子的身體,見他重咳不止,中年女人眉頭緊蹙,憂心忡忡的拍著他的后背,細細問道:“少爺,可好些了?真是奇怪,這幾日來到河西府,便逢著連連暴雨,下的是沒完沒了。天氣驟涼,你身子從小就弱,還是多穿些吧,我把過冬的衣服給您穿上吧?”

女人的呵護引得紫袍男子一陣擺手,“不必了,還是趕路要緊,要是不能在幾天之內趕到長安,怕是又會讓母親憂心了,只要能夠按時趕去長安,與母親、兄長會面,我受點罪又有何妨,秦姑,加快行程,咱們趕路要緊?!?/p>

男子的聲音略顯疲憊,沙啞有余,只惹得那個叫秦姑的女人有些擔憂,她知道少爺擔心的是什么,更知其人有多執拗,故而她雖憂心忡忡卻無法再說什么勸解的話了。

正在這時,一陣馬聲嘶鳴傳來,紫袍男子和秦姑趕路的馬車突然戛然停在了一處,令人著實不安。

加之外面吵鬧聲此起彼伏,車內的紫袍男子頓覺無措,他急忙讓秦姑出去看看出了什么情況。

“福安,為何停滯不前?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秦姑急忙撩開車簾,看向外面,并對趕車的小廝細細問道。

“姑姑,前面關口圍著很多人不知道在看什么熱鬧,適才咱們馬車差點撞到一個路人,這才顛簸了一下,讓少爺和姑姑擔心了,我這就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趕車的小廝名叫福安,乃是跟隨車內少爺一路從北庭都護府出來的隨從,一直頗受少爺和秦姑的信任,他深知少爺的憂心,故而一路都在拼命趕車,不敢有半分停歇,只不過這一日他想要快一點,怕是也不行了。

“唉,福安,你又起玩心了,你該知道少爺有多著急趕到長安,咱們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趕緊趕路要緊?!?/p>

秦姑這時皺著眉頭,貌似有些不悅。

“哦!知道了,我不去就是了?!?/p>

福安本就想找機會去看看熱鬧,不過秦姑不允,他也就只能若顯委屈的服從了。

“算了,秦姑,還是讓他去看看吧?!?/p>

少爺不緊不慢開口了。

“可是少爺,咱們還得趕路,這怕是要耽擱半天呢?!?/p>

少爺似乎是乏了,眉眼間露出一絲困倦神色,他有氣無力的放下了手中的詩經,淡淡的回應著。

“無妨,咱們在西域住了十幾年,這一次再回長安,一路上本已無聊,急忙趕路錯過了不少風景,我心里著急,可是卻苦了你們二人陪著我,福安本來就是小孩子,就讓他去放松一下,倒也無妨。只恐回到長安,就再也沒有機會看到這江山美景了?!?/p>

見少爺略顯疲憊的樣子,秦姑不忍拒絕,便轉口答應了讓福安去看看情況。

“那好吧,福安,少爺為你說話,那你就去吧,不過切記不可生事,你好沖動,遇事不計后果,萬一惹到麻煩,還得少爺替你傷神解決,若是那樣,你就是犯了大錯,到時我可定不饒你?!?/p>

一聽秦姑答應了,福安興奮的緊,立馬從車上跳了下去,惦著大步奔向了關口處人群最多的‘告示區’。

秦姑短噓了一口氣,有些擔心的瞥了少爺一眼,故作氣憤的說道:“你啊,就是心眼好,對誰都關照有加,之前在西域,都護府的那些家伙個個都是帶著任務靠近咱們的,你又何嘗不知是后宮的那些沒安好心的人做的好事,可是你卻不曾懷疑過他們,殊不知那些人根本就是做賊心虛,這一次咱們去長安,他們也是派人跟著的,一切當是小心為妙啊?!?/p>

“秦姑說的是,我何嘗不知這一次回去必是給后宮那些人添堵,只是我的病情愈發的嚴重,若是再不回去,怕是有生之年再也見不到母親和兄長了。到那時我要真的去了,心里也縱然放不下母親和兄長。故而,這一次回去,當是了了我心里的掛牽,我最大的心愿,即便是死我也要死在親人的身旁,不愿再做一個被人遺棄的棋子?!?/p>

“少爺,你別再說了,你一定會長命百歲的?!?/p>

秦姑聽罷,眼淚愣是沒止住,更不由自己的抽泣了起來。

“可憐的孩子,要不是姓蕭的那個老jian人,你又怎會在西域遭受那份苦難,最可恨的是你的父親,他?”秦姑厲聲怒喝道。

“秦姑,莫要再說,小心隔墻有耳,再生事端...我有些乏了,想小憩一會?!?/p>

秦姑似乎一時氣急,差點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不過她也知道,自己的話勢必會讓少爺再想起十幾年前發生的那一痛苦的回憶,這是少爺這些年來最不愿意想到的。

秦姑心下悔恨,卻已說了出口,無奈她也只能輕聲安慰兩句,而后便不再言語了。

“十幾年!有些事過了十幾年依然如昨日之事,惹人傷悲?!?/p>

少爺眼前仿佛再次到了曾經發生的一幕幕,都是事關于他,只是那時年少,他身不由己...

那是十幾年前的一個夜晚,一個黑影突然閃現于冰冷的大殿之內,只見黑影閃到寢宮之內,使出惡毒的功夫,一雙毒掌擊打在了一個只有三歲的孩童身上,孩子大哭,黑影卻悄然逃走,從那之后,孩子每逢幾日,便會口吐鮮血,身上皆是血紅色,渾身猶如火灼,那種痛苦之相令人不忍直視。

孩子母親遍訪名醫,竟無人可醫治,就在這時,孩子的父親受人蠱惑,一個惡毒的女人送上了一個狠毒的主意,那便是將這個只有三歲的孩子送到西域苦寒之地,經受風霜雨雪,任由其飄零在外,無人關心其生死,孩子的母親為了保住這個孩子的命,也就只能含淚答應了,可憐那個孩子只有三歲,卻猶如落葉一般,被人放逐,這一放逐便是十幾年,孩子早已長大,卻始終沒忘記十幾年前的那次傷痛...

猜你喜歡

  1. 武俠小說
  2. 穿越架空
  3. 古代短篇言情
  4. 熱血爽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